吃饭舔盘子的“锅炉工”,竟是14岁就上北大的“扫地僧”

摘要 金庸武侠小说《天龙八部》中的扫地僧,武功和佛法均至绝顶,在少林寺待了近百年,竟然无一人能叫出他名字。 于是,不少人便把身怀绝学,却甘于平淡者,称为“扫地僧”。 一天,有位朋友说:“我大学读的是哈理工,学校有一位‘扫地僧’似的老师……” 他把这位人物说得超神,成功勾起了作者的好奇心,于是赶忙去搜索,结果资料非常有限。尽管如此,也给大家分享一下,让大家领略一下这位“扫地僧”——王晓琮老师的风采。 王...

关键词 扫地僧

金庸武侠小说《天龙八部》中的扫地僧,武功和佛法均至绝顶,在少林寺待了近百年,竟然无一人能叫出他名字。


于是,不少人便把身怀绝学,却甘于平淡者,称为“扫地僧”。




一天,有位朋友说:我大学读的是哈理工,学校有一位‘扫地僧’似的老师……”


他把这位人物说得超神,成功勾起了作者的好奇心,于是赶忙去搜索,结果资料非常有限。尽管如此,也给大家分享一下,让大家领略一下这位“扫地僧”——王晓琮老师的风采。


王晓琮上课时,有同学为他画了漫画。




  在“哈尔滨理工大学贴吧”里,很多学生都在问:


“请问王晓琮老师还在学校上课吗?”


“请问一下谁有王晓琮老师的课表?”


  他们为何会问这些问题?


“我想去听听他上的课。”


“我想去蹭王晓琮老师的课。”





王晓琮的专业课怎么样?老学生对新学生说:


“神一样的人物。”


“这个真的是大神。”


“佩服得五体投地。”





学生在贴吧里这样谈王晓琮:


“他上课从不带教材,教学内容早已烂熟于心。”


“每一次的高等数学、线性代数、概率论,王老师都能精准口算。”


“无论多复杂的多少重的积分,他一律口算。”


“他能一眼看出谁的作业是抄谁的。”




  王晓琮还是黑龙江省唯一一位全国数学建模竞赛评委,他多次带队参加美国大学生数学建模竞赛。王晓琮指导的学生,几乎每次都能拿到“国际一等奖”。



王晓琮为何这么牛?


  其实他一直都很牛。他14岁就考上了北京大学少年班,18岁从北大毕业后,又考了浙江大学研究生。他是黑龙江双鸭山人,硕士毕业后选择了哈理工。


  他不仅数学牛,其他很多学科也很牛。


“他英语水平很高,听说有一年,他用全英语给学长们上了一堂课。他曾经代表中国到美国参加数学建模竞赛,并且是唯一一位不用翻译的人。”


“他曾经想去美国交流学习,但签证没有过,于是他就去了法国,他不懂法语,于是花半年时间把法语词典背了下来。”


  不过,王晓琮有时脾气很怪。



有学生在贴吧感叹:“59分线代挂,这是为什么?”


有学生觉得老师实在是太狠了,为何就差一分也不给过。有学生出来问:“难道你的老师是王晓琮?”答案果然是。


于是,又有学生出来说:“王晓琮老师就是这样,该多少分就多少分,超严格的。”


王晓琮在讲课  


王晓琮有时脾气又很好。


很多学生这样说:


“每次我们去找王老师,王老师都要睡了,一看我们来了,立即说‘给我吧,你们先走,待会给你们。’就只过了20分钟,王老师就把写论文的同学叫过去,面对面提出修改意见。就这样,从此往复。”


“如果你有问题找他谈心,王老师绝对倾力相助。我有一次陷入困境去找他,和他聊了两个多小时。王老师一点也不嫌我麻烦,一遍又一遍地开导我。”


王晓琮被很多学生称为“大神”。但这样一位大神级老师,不少学生却不认识。





他超低调。


学生们这样描述王晓琮:


“第一次建模培训的时候,教室进来一个老头,外表不像老师,像捡垃圾的。他穿的鞋很破,是老式胶鞋。


大家都觉得很奇怪,当他介绍是我们老师后,我的下巴都差点惊掉了。


之后,总上他的课才知道,他一直就是这样的打扮:夏天穿塑料凉鞋,冬天穿黄色胶鞋。鞋子破了,他也不换,一直穿着。”





“他满脸的大胡子,瘦弱,近视,并且驼背。一年四季就那两三套衣服,脚上穿着最普通的凉鞋和胶鞋。第一次见他的人,会以为他是烧锅炉的大爷。”


“他穿的鞋是那种塑料凉鞋,装书的袋子也是一般塑料袋,在我印象里,他一年四季都穿着那件蓝色T恤。我毕业好几年了,但我现在特好奇,那件蓝色T恤王老师还在穿吗?”


王晓琮吃饭也超朴素。


“在食堂吃饭的时候,他经常只打素菜,而且把饭吃得干干净净。”


“我在一食堂买饼的那家做过兼职,他每天早晨,只吃两张五毛的鸡蛋饼,一碗黑米粥。”


“我们去食堂吃饭,一般男孩子的饭量是两盘,但王老师只吃一盘,吃得特别干净,剩下的一点儿油汤,他会接点热水融一下,倒米饭里一起吃干净了,甚至还会舔盘子。”

有同学曾拍到王晓琮在舔盘子

 一位学生在食堂拍下王晓琮舔盘子一幕


学生们都觉得奇怪——你又不是没钱,干吗要这么节约啊?


后来大家才知道——他捐助了好几个贫困学生。



教书几十年来,王晓琮教过的学生,有的走上了领导岗位,有的评上了教授、副教授。而他依然还是讲师,依然住他的职工宿舍。


他没机会升职吗?他没机会分房吗?


显然不是。


学校官方文字这样解释:


“面对学术浮躁和功利主义,他选择了鄙视追逐。他追求卓越,更崇尚学者风范。”


很多媒体联系学校想采访他,他却留给领导一句话:


“如果记者来采访,我就辞职。”


哈理工的官网截图  


“我从来没有多高的觉悟和志向。只求做自己喜欢的事业,只求尽能力把事业做好,活得随性、简单、自在,保持本来的样子一直到老。”


有网友说得特别好:


只有“大智”的人,才能这样“大愚”。这个时代,不仅需要那些星光闪耀的偶像,更需要这样朴实无华的“扫地僧”。



15 3